留学社区

目录

三毛经典散文:温柔的夜

字典 |

2015-01-14 16:16

|

【 liuxue86.com - 经典散文 】

为你推荐的美文:
哲理散文 | 名家散文 | 散文精选 | 精美散文 | 优秀散文


  那个流浪汉靠在远远的路灯下,好似专门在计算着我抵达的时刻,我一进港口,他就突然从角落里跳了出来,眼睛定定的追寻着我,两手在空中乱挥,脚步一高一低,像一个笨拙的稻草人一般,跌跌撞撞的跳躲过一辆辆汽车,快速的往我的方向奔过来。

  也许是怕我走了,他不但挥着手引我注意,并且还大声的喊着:“夜安!喂!夜安!”

  当时,我正在大迦纳利岛的港口,要转进卡特林娜码头搭渡轮。

  听见有人在老远的喊着,我不由得慢下车速,等着那人过来,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不对劲。

  那个陌生人很快的跑过了街,几乎快撞到我车上才收住了脚,身体晃来晃去的。

  “什么事?”我摇下玻璃窗来问他。

  “夜安!夜安!”还是只说这句话,喘得很厉害,双手一直攀在我车顶的行李架上。

  我深深的看了这个陌生人一眼,确定自己绝对不认识他。

  见我打量着他,这人马上弯下了腰,要笑不笑的又说了一句:“夜安!”接着很紧张的举起右手来碰着额头,对我拖泥带水的敬了个礼。

  我再看他一眼,亦对他十分认真的点点头,回答他:“夜安!”趁他还没时间再说什么,用力一踏油门,车子滑了出去。

  后视镜里,那个人蹒跚的跟着车子跑了两三步,两手举在半空中,左手好像还拎了一个瘪瘪的塑胶口袋。暮色里,他,像一个纸剪出来的人影,平平的贴在背后一层层高楼辉煌的灯火里,只是身上那件水红色的衬衫,鲜明得融不进薄黯里去。一会儿,也就看不见了。

  卡特林娜码头满满的停泊着各色各样的轮船,去对岸丹娜丽芙岛的轮渡在岸的左边,售票亭还没有开始卖票,候船的长椅子上只坐了孤零零的一个老年人。

  我下了车,低低的跟老人道了夜安,也在长椅上坐了下来。

  “还没来,已经七点多了。”老人用下巴指指关着的售票窗口,搭讪的向我说。

  “也去对面?”我向他微笑,看着他脚前的小黑皮箱。“去儿子家,你呢?”他点了一支烟。

  “搬家。”指指路旁满载行李的车又向他笑笑。“过去要夜深罗!”

  “是。”漫应着。

  “去十字港?”

  “是!”又点头。

  “到了还得开长途,认识路吗?”又问。

  “我先生在那边工作,来回跑了四次了,路熟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,夜里一个人开车,总是小心点才好。”

  我答应着老人,一面舒适的将视线抛向黑暗的大海。“好天气,镜子似的。”老人又说。

  我再点点头,斜斜的靠在椅背上打哈欠。

  一天三班轮渡过海,四小时的旅程,我总是选夜航,这时乘客稀少,空旷的大船,灯光通明,好似一座无人的城市。走在寒冷的甲板上,总使我觉得,自己是从一场豪华的大宴会里出来,那时,曲终人散,意兴阑珊,此情此景,最是令人反复玩味。

  黑夜大海上的甲板,就有这份神秘的魅力。

  等船的人,还是只有老人和我两个。

  远远的路灯下,又晃过来一个人影。

  老人和我淡漠的望着那个越走越近新来的人,我心不在焉的又打了一个哈欠。

  等到那件水红色的衣服映入我眼里时,那个人已经快走到我面前了。

  我戒备的坐直了些,有些不安,飞快的掠了来人一眼,眼前站着的流浪汉,就是刚刚在港口上向我道夜安的人,不可能弄错,这是他今夜第二次站在我的面前了,该不是巧合吧!

  想真巧不巧合的问题,脸色就不自在了,僵僵的斜望着一艘艘静静泊着的船。

  一声近乎屈辱的“夜安”,又在我耳边响起来,虽然是防备着的,还是稍稍吓了一跳,不由得转过了身去。

  我用十分凝注的眼神朝这个流浪汉看着,那是一张微胖而极度疲倦的脸,没有什么特别的智慧,眼睛很圆很小,嘴更小得不衬,下巴短短的,两颊被风吹裂了似的焦红,棕色稀淡的短发,毛滋滋的短胡子,极细的衬衫下面,是一条松松的灰长裤。

  极高的身材,不知是否因为他整个潦倒的外形,使人错觉他是矮胖而散漫的,眼内看不出狡猾,茫茫然的像一个迷了路的小孩。

  看了他一会,我轻轻的将视线移开,不再理会他。这一次,我没有再回答他的“夜安”。

  “也要过海吗?”他说。

  我不回答。

  “我——也过去。”他又说。

  我这才发觉这是个外地人,西班牙文说得极生硬,结结巴巴的。

  因为这个人的加入,气氛突然冻结了,一旁坐着的老人也很僵硬的换了个坐姿。

  “要过海,没有钱。”他向我面前倾下了身子,好似要加重语气似的摊着手,我一点反应都不给他。

  “我护照掉了,请给我两百块钱买船票吧!”

  “求求你,两百块,好不好?只要两百。”

  他向我更靠近了一点,我沉默着,身体硬硬的向老人移了过去。

  “我给你看证明……”流浪汉蹲在地上索索的在手提袋里掏,掏出一个信封,小心的拿出一张白纸来。

  “请你……”好似跪在我面前一样,向我伸出了手。

  他还没有伸过纸来,我已经一闪开,站了起来,往车子大步走去。

  他跟上来了,几乎是半跑的,两手张开,挡住了我的路。“只要一张船票,帮助我两百块,请你,好不好,好不好?”声音轻轻的哀求起来。

  我站定了不走,看看椅上的老人,他也正紧张的在看我,好似要站起来了似的。

  码头上没有什么人,停泊着的许多船只见灯光,不见人影。

  “让我过去,好吗?”我仰起头来冷淡的向着这个流浪汉,声音刀子似的割在空气里。

  他让开了,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。脸在灯下惨白的,一副可怜的样子。

  我开了车门,坐进去,玻璃窗没有关上。

  那个人呆站了一会,犹犹豫豫的拖着步子又往我靠过来。

  “请听我说,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,我有困难——”

  他突然改用英文讲话了,语调比他不通顺的西班牙文又动人些了。

  我叹了口气,望着前方,总不忍心做得太过分,当着他的面把车窗摇上来,可是我下定决心不理这个人。

  他又提出了两百块钱的要求,翻来覆去说要渡海去丹娜丽芙。

  这时,坐在椅子上的老人吵哑的对我喊过来:“开去总公司买船票吧,那边还没下班嘛!不要在这里等了。”

  一向是临上船才买票的,尤其是夜间这班。老人那么一提醒我,倒是摆脱这个陌生人纠缠的好办法,我马上掏出钥匙来,发动了车。

  那人看我要开车了,急得两手又抓上了车窗,一直叫着:“听我说嘛,请听我——。”

  “好啦!”我轻轻的说,车子稍稍滑动了一点。他还是不肯松手。

  “好啦!你……”我坚决的一踩油门,狠心往前一闯,几乎拖倒了他。

  他放手了,跟着车跑,像第一次碰到我时一样,可是这次他没有停,他不停的追着,跄跄跌跌的,好像没有气力似的。我再一加速,就将他丢掉了。

  船公司就在港口附近的转角上,公司占了很大的位置,他们不只经营迦纳利群岛的各色渡轮,也代理世界各地船运公司预售不同的船票。

  跨进售票大厅的时候,一排二十多个售票口差不多都关了,只有亮着去丹娜丽芙渡轮的窗口,站着小小的一撮买票的人。

  我走去站在队尾,马上有人告诉我应该去入口的地方拿一个牌子。

  拿的是二十六号,墙上亮出来的号码是二十号。

  穿过昏暗的大厅,在一群早到的人审视的目光下,选了一条空的长木椅子坐下去。

  也许是空气太沉郁了,甩掉流浪汉时的紧张,在坐了一会儿之后,已经不知不觉的消失了。

  我的右边坐了五个男女老小,像是一家出门旅行的乡下人,售票口站着三个正在服兵役的大男孩,穿着陆军制服还在抽烟,左边隔三条长椅子,坐着另外两个嬉皮打扮的长发青年,还有十几个人散坐得很远,灯光昏昏暗暗,看不真切。那两个嬉皮,在我坐定下来的时候就悄悄的在打量我,过了只一会儿,其中的一个站了起来,慢慢往我的方向踱过来。

  我一直在想,到底那时候我的脸上写了什么记号,会使得这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,要拿我,来试试他们的运气。这一想,脸上就凛然得不自在了。

  青年人客气的向我点点头。

  “可以坐下来吗?”

  温和的语气使我不得不点了点头。

  也是个异乡人,说的是英语。

  “请问,你是不是来买去巴塞隆纳的票?”

  “嗯,什么?”一听这人不是向我要钱,自己先就胀红了脸。我断定他也是上来讨钱的啊!

  “是这样的,我们有两张船票,临时决定不去巴塞隆纳了,船公司退票要扣百分之二十,损失太大了,所以想转卖给别人。”

  我抱歉的向他摇摇头,爱莫能助的摊摊手,他不说什么,却也不走,沉默的坐在我一旁。

  墙上的电子板亮出了二十一号。

  我静静的等着,无聊的看着窗外,一辆绿色的汽车开了,一个红衣服的女人走过——就在那时候,我又看见了,在窗外,清清楚楚的赶着在过街的,那个被我刚刚才甩掉的流浪汉。

  我快速的转过身,背向着玻璃,心加速的跳起来,希望他不要看见我,可是那是没有用的,知道那个人不是路过,知道他是跟着我老远跑来的,知道他是有企图的钉上了我,认定我是那个会给他两百块钱的傻瓜,现在他正经过窗口,他在转弯,他要进来了。

  那个流浪汉跨进了船公司,站在入口处,第三次出现在我面前。

  他的眼光扫视到我,我迎着他,恶狠狠的瞪着眼。

  看得出他有一点狼狈,有羞辱,有窘迫,可是他下决心不管那些,疲惫而又坚决的往我的位子一步一步的拖过来。

  明明料中的事,看他真过来了,还是被惊气得半死,恨不得跳起来踢死他。

  他实在没有邪恶的样子,悲苦的脸,恍恍惚惚的,好似一个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命运的人,一生里遭遇的都是人世的失意和难堪。

  他走近我,小心翼翼的沾着长椅子的边,在我身旁轻轻的坐下来,他一坐下,我就故意往一边移开,当他传染病似的嫌给他看。

  这时,大概他发觉我身旁还坐了一个跟他气质差不多的人,简直骇了一大跳,张着嘴,决不定要什么表情,接着突然的用手指着嬉皮,结结巴巴的低嚷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,你也向她要钱吗?”

  这个陌生人如此无礼的问出这么荒谬的问题来,窘得我看着自己的靴子,像个木头人一样的僵着,看也不敢看那嬉皮。

  “没有,你放心,我不向她讨钱。”嬉皮和气的安慰他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  那个人看见别人笑,居然也嘻嘻的笑起来,那份天真,真叫人啼笑皆非。

  我不相信他是疯子,他不过是个没有处世能力而又落魄的流浪人罢了,也许是饿疯了一点。

  “你看,我又来了。”他吸了一口气向我弯了弯身,又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微笑来。

  我冷着脸,沉默着。

  “你的船呢?”青年人问他。

  “什么船?”他茫然不知所措的。

  “你不是船上下来的海员?”青年肯定的说。

  “我?不是啊!”他再度吓了一跳。

  “我——我——我是这个,给你看。”

  他又去掏他的纸头了,隔着我,递给青年人,那边接了过去。

  “挪威领事馆,证明你是挪威公民,护照在丹娜丽芙被人偷掉了——啊!这么回事。”

  他高兴得很,如释重负拚命点头。

  “那你在这里干吗?”青年又好奇的问他。

  他一指就指着我,满怀希望的说:“向她请求两百块钱,给我渡海过去,到了那边,就有钱了。”

  我再度被他弄得气噎,粗暴的站了起来,换到前面一张长椅上去。

  这个人明明在说谎,一张船票过海是五百块,不是他说的两百。

  当然,他又跟着坐了过来了。一步都不放松的。“这样好吧?你不肯给我钱,干脆把我藏在你的车子里,偷上船,上了船,我爬出来,自己走上岸,不是就过去了吗?”他像发明什么新花样似的又兴奋的在说了。

  嬉皮青年听了仰头大笑起来,我被气得太过头,也神经兮兮的笑了,三个人一起笑,疯子似的。

  “不要再吵了,没有可能的,请你走吧!”

  我斩钉截铁的沉下了脸,身后嬉皮青年仍在笑,站起来,走了开去,对我做了个无可奈何的鬼脸。

  那个陌生人笑容还没有退去,挂在那儿,悲苦的脸慢慢铺满了欲泣的失望。

  “我替你做工,洗车,搬东西,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。”几乎哀求到倒下地去了,仍然固执的缠住我。

  我的忍耐已到了失去控制的边缘,不顾一大厅的人都悄悄的在注视我们这一角,站起来再度换了一排椅子。

  不能给他钱,一毛钱也不给他,这样过分的骚扰实是太可恶了,绝对不帮助他,何况,他是假的。

  “我已经流浪了四天了,没吃、没睡,只求你帮帮忙,渡过海,到了丹娜丽芙就有钱了,我支持不下去啦,善心的,请你——。”

  他又跟了上去,在我旁边嗫嚅不停的讲着,好像在哭了。“我是从挪威来度假的,第一次来迦纳利群岛,住在丹娜丽芙的十字港,来了才三天,一个女人叫我请她喝酒,我就去跟她喝,喝了好多又去跟她过夜,第二天早上,醒过来,躺在一个小旅馆里,身上的护照、钱、自己旅馆的钥匙、外套,都不见了……我走回住着的旅馆去,叫他们拿备用钥匙给我开门,我房间里面还有支票、衣服,可是旅馆的人说他们旅客太多,不认识我,不肯开,要我渡海来这边挪威领事馆拿了身份证明回去才给开房门,借了我一点钱过海来,后来,后来,就没钱回去了,一直在码头上流浪……”

  我听他那么说,多少受了些感动,默默的审视着他,想看出他的真伪来。

  “只要两百块,这么一点钱,就可以渡我过去了,到了那里,开了房门,就有钱了。”

  “你自己领事馆不帮你?”怀疑的问他。

  他死死的摇头,不愿答一个字。

  “这几天,只要渡船来了,我就跑上去求,我情愿替船上洗碗,洗甲板,搬东西,擦玻璃,什么都肯做,只要他们给我免费坐船过去,可是没有人理我,他们不听我的。”他低喊着。

  “如果你肯帮助我,我一生都会记得你,两百块钱不是一个大数目,而我的幸福却操在你的手里啊!”

  “这当然不是大数目,可是,我的朋友,你的困难跟我有什么相干呢?”我内心挣扎得很厉害,眼看他已经要征服我的同情心了,又眼看他将拿了我的钱,在背后诅咒我的拖延,又好似听见他暗笑我傻子的声音,这么一想,我竟残酷的回答了他上面的那句话。

  “好吧,当然,当然跟你没有关系……好吧……好……”他终于不再向我纠缠了。喃喃低语着,脸上除了疲倦之外,再已没有了忧伤,嘴唇又动了几下,没有发出声音来,他知道,盼望着的收获是落空了。

  “总是一团糟,总是坏运气的啊!”

  他突然又慢慢的抬起头来,恍惚的、镑镑的微笑起来,慢慢说出这样的句子来,像唱歌,像低泣,又像叹息。当然,我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震动,惊异的呆望着他,那张悲愁的脸,那个表情,终其一生,我都不能够忘记吧!那时,窗口站着的一个军人突然向我招手,隔着老远,大声喊着:“是二十六号吗?快来吧!”

  我蓦然惊觉,跳了起来,那个流浪汉也惊跳了起来,我匆匆忙忙的往售票窗口跑去。

  “等你二十六号好久了。”窗口的小姐埋怨起来。“对不起,我没注意。”

  “哪里?”

  “丹娜丽芙,现在那班船,带车,牌子是西亚特一二七。”售标小姐很快的开了票,向大门的方向努努嘴,说:“去那边付钱,一千五百块。”

  我不敢回头,往第一个小窗口走去,递进去两张千元大钞。

  那时我内心挣扎得很厉害。我的意念要挣脱自己做出相反的事情来。

  两百块钱只是一杯汽水,一个牛肉饼的价钱,只是一双袜子,一管口红的价钱,而我,却在这区区的数目上坚持自己美名“原则”的东西,不肯对一个可怜人伸出援手。万一,那个流浪的人说的都是真话,而我眼看他咫尺天涯的流落在这里,不肯帮他渡过海去,我的良知会平安吗?我今后的日子能无愧的过下去吗?

  “喂!找钱!”窗内的小姐敲敲板壁,叫醒了在窗前发愣的我。

  “快去吧!时间不多了!”她好意的又催了一句。

  我抓起了船票和找回来的零钱,一甩头,冲了出去,船要开了,不要再犹豫这些无聊的事了。

  夜来了,虽然远远的高楼灯火依旧,街上只是空无一人,夜间的港口,更是凄凉。

  大玻璃窗就在我身后,我刚刚才走出船公司,一直告诉自己,不要回头,不要去理那一丝丝牵住我心的什么东西,绿灯马上要转亮了,我过街,拿车,开去码头,上船,就要渡到对岸去了。

  可是我还是回了头,在绿灯转亮,我跨过街的那第一步,我突然回了头。

  在那个老旧的大厅里,流浪的人好似睡去了一般动也不动,垂着眼睑,上身微微向前倾着,双手松松的摊放在膝盖上,目光盯在前面的地下,悲苦和忧伤像一个阴影,将他那件水红的衬衫也弄褪了颜色,时间,在他的身上已经永远不会移动了,明天的太阳好似跟这人也不相干了。

  我觉得自己在跑的时候,已经回到大厅里了,正在大步向那个人跑去,踏得那么响的步子,都没有使他抬起头来。“这个,给你。”我放了五百块钱在他手里,他茫茫然的好似不认识我似的对着我,看看钱,他还是不相信,又看我,又看钱。

  “去买些热的东西吃吧!”温和的对他轻轻的说。“你——”他喃喃的说。

  “下次再向人藉口要钱的时候,不要忘了,从大迦纳利岛去丹娜丽芙的船票是五百块,不是两百。”我诚恳的说。“可是,我还有三百在身上啊!”他突然愉快的喊了起来。“你什么?”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这不就是了吗?”他又喊着。

  我匆匆忙忙再度跑了出来,时间已经很紧迫了,不能再回过去想,那个人最后说的是不是又是一个谎话,他实在是一个聪明的人,被我指破了他的漏洞,马上说他还有另外三百块在身上。

  急急的闯进码头,开过船边铺好的跳板,将车子开进船舱,用三角木顶住轮胎,后座拿出大披风来,这才进了电梯上咖啡室去。

  买了牛奶、夹肉面包,小心的托着食物,推了厚重的门,走到外甲板上去。

  那时,乘客已经都上来了,船梯下面,只有一个三副穿着深蓝滚金边的制服踱来踱去。船上的铃响了,三副做手势,叫人收船梯。

  那时候,在很远的码头边,一个小影子,拚命挥着一张船票,喊着,追着,往这边跑过来,我趴在船舷上往下看,要收的船梯又停下来等了。

  那个人,跑近了,上了梯子,弯着腰,拚命的喘气,拚命的咳。

  当我再度看见那件水红色的衬衫时,惊骇得手里的面包都要掉到水里去了,上天饶恕我,这个人竟是真的只要一张船票,我的脸,因为羞愧的缘故,竟热得发烫起来。

  他上船来了,上来了,正站在我下一层的甲板上,老天爷,我怎么折磨了一个真正需要帮助的灵魂,这一个晚上,我加给了这个可怜的人多少莫须有的难堪,而他,没有骗我,跟他说的一色一样——只要两百块钱渡海过去。

  那个人不经意的抬了抬头,我退了一步,缩进阴影里去,饶恕我吧,我加给你的苦痛,要收回已是太迟了。

  船乘风破浪的往黑暗的大海里开去,扩音机轻轻的放着一首西班牙歌:

  “请你告诉我——

  为什么,为什么

  这世上

  有那么多寂寞的人啊——”

  夜,像一张毯子,温柔的向我覆盖上来。

  以上是出国留学网散文栏目为你带来的《三毛经典散文:温柔的夜》,希望对你有所帮助。


  更多精选的散文在等你欣赏>>>点击此处进行查看


散文推荐
散文精选 城市消失在诗里
爱情散文 一缕茶烟透碧纱
经典散文 被梦想俘虏的人生
精美散文 山有木兮木有枝
文欣赏 落花时节又逢君
>>>点击此处进入散文专栏,查看更多精美散文<<<

  想了解更多经典散文网的资讯,请访问: 经典散文

本文来源:https://zw.liuxue86.com/z/2376630.html
延伸阅读
桂花是很多人都喜欢的花,金秋时节,桂花香飘十里,在老远的地方,一股桂花的清香夹着清新的新鲜空气扑鼻而来,沁人心脾!下是出国留学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的“桂花情思”,欢迎大家阅读,仅供
2017-11-08
11.9消防作文大全
火,给人类带来文明进步、光明和温暖。但是,火失去控制的,就会给人类及社会造成极大危害。作文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《11.9消防作文大全》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,如果想了解更多的写作技
2017-11-03
作文基本功
大家都因为没有写作的基本功夫,而写不好写作文,到头来大家变成不会写作文,这就是今天基础写作的窘境。作文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《作文基本功》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,如果想了解更多的写作
2017-10-31
今天我们来看下考思辨类新材料作文的写法,希望大家能仔细看,干货不少。作文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《2018高考思辨类新材料作文揭秘》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,如果想了解更多的写作技巧请继
2017-10-30
感恩节作文大全
今天是感恩节,请接受我最真挚的心情,愿你幸福快乐,祝你生活甜蜜。作文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《感恩节作文大全》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,如果想了解更多的写作技巧请继续关注我们出国留学网的
2017-10-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