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学社区

目录

清明扫墓散文

字典 |

2018-03-13 16:21

|

【 liuxue86.com - 精美散文 】

  清明节成了法定假日,我回老家扫墓的次数就多了。每每跪在父亲坟前,默想着父亲的音容笑貌,多少往事,都来心头。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《清明扫墓散文》,欢迎阅读,仅供参考,如果想了解更多的相关信息,请继续关注我们出国留学网

清明扫墓散文【一】

  我不用烧香磕头,也不用哭泣,去祭拜我的先人。我用一朵花的芳香、一棵草的嫩绿、一棵树的果实,去祭拜我的先人。

  给先人的墓碑、画像,擦一擦,使它更清晰;扫去先人墓前的尘土,使它更干净;放上一簇鲜花,让先人的精神照耀着我们现代的人,使它永存、常绿。

  我不信那些牛鬼蛇神的传说,许多年了,但令我不能明白的是身边的人,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迷信?还在做着傻事。

  人活着的时候,没有过上好日子,人死了,一了百了,什么也带不走。平凡的人不易,平凡的人做着善良的事。是那些不平等、违法乱纪,给我们带来了不易、艰难,死了的人反而安心。

  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。在那片生满了荒草,如今变绿的坡地上,埋葬了我的爷爷奶奶。每年清明的时候,父亲就到坟前祭拜,烧一些纸币,磕一个头。他也常常唠叨我们要去给上代人“上坟”。

  偶尔我也会到坟前插上一棵柳,可是无论怎么做,也见不到他(她)们了,只是依稀还记得他(她)们苍老、佝偻的身影。

  只有那坟前的草,还陪伴着他(她)们。春来了,就绿;秋来了,枯黄。我们活着的人何偿不是这样呢?谁也保证不了明天,也许明天就是阴阳两隔了,但我坚信只要努力,明天就会更好。

  平凡的人平凡的生活,如果人世少了一点强迫,多了一些自由,可能会更快乐。短短的人生,转瞬即失。给活着的人多一点空间吧,也许等你不在了,长久留给你的可能只有那一方土了,什么也没有了。

  剥削、压迫人的时代已经去远了,不再来了。难道那些封建,腐朽的思想、余孽,还能让它留存吗?

  走在清明的这条路上,我的感触很多,一条绿色、文明的路,正走在我们现代人的脚下。

清明扫墓散文【二】

  天涯谁家四月雨,一朝细雨湿清明,

  人生真有阴阳分,奈何桥上有人等,

  活人烧纸死人用,阴间那里去花钱,

  上辈做给子孙看,自己死后有人念,

  真有阎王管地狱,生死簿前鬼签单,

  千年遗留,清明扫墓,纷纷归里,都摆孝心,

  祖辈爷辈,在天祖先,真能阴间,也能花钱,

  在的时候,你可孝顺,活不惦记,死却记起,

  无非也是,上辈在做,下辈在看,良心蔚然,

  忍顾一朝细雨湿清明,半弦天外哀音,勾出一枚莹瘦月。清明踏遍花径,天涯谁家四月雨?续曲未亡,怎听得晓风吹彻桃花落,又复一度清明流光,忍顾一朝细雨——湿了阶前梧桐,湿了陌上红豆,染出几亩思念的云朵,凭岁月这般苍老无果。桑榆向晚。暮色里寻你。啼笑往事作故纸,我心惆怅不改。四月洛阳牡丹写信,借花信吹到蔷薇田,由我来读一番深情。清明木棉系,细雨桐花解,只道一如昨日江南清明。清风中花事葳蕤,枝枝婉柔。远远花树,开得太久了,我只忧虞一夜之间凋尽流光的守候,回眸无处照见。总想挽留,却无奈花落,唯有静待下一场似曾相似的重逢。花败自是不可知,枝头轮回世事,谁还留意第一支的去向?一夕朱颜盛,一暮花容瘦,花谢又旋踵花开,一季复一季……

  花径不知万事有代谢,唯陋巷有春光不偏。浮影正好的旧廊,一指细雨渗出无端太息,光阴刹那间老去。一仄巷陌,百般无常,任我抵押陈年的青苔,换一盏清明茶香,清透,明亮。遇见清明。我绕一堤思念倾漏成的春水,湖心倒映昨日的笑颜,一朵一朵,次第老去。按属于你的那朵轮廓剪裁,一沓薄纸,皆是你旧日的眉目,我以这样的方式,冥念你曾经的存在。不是说离开就不见踪影,不是言转身就遗忘彻底。或许是不辞而别,或许是身不由己,我泪眸里遥望彼岸你的倦容,直到有一天,我在桥下等雨,你在桥边等我,桥畔开的只有荼靡……路过清明。四月流出一地琥珀色的日光。你在花树下,放下风中的一切,素手翻飞一锭纸锞儿——你倚一篮纸锞儿,摘下两肩的疲惫,故人……

  我默无声在你身后端望。抑或离别不曾改故颜,烟火流离人间,你还似旧时憔悴。许是我看不穿过往,有些人一去永无期,轻如草芥尘埃。可是总有这般抽身,决绝成殇,掩着薄纱,抚指即悲伤溃堤。犹一枚枯茧,一丝一毫地剥离,落叶糜烂于阙口,由一切芜杂,渐渐弥补空白。花深清明。花径深不过四月。驱不散的夏意葱葱,时光摧我走。厮杀的花,开得血色斑驳。败得一塌煳涂。清明还是从我掌心流走。凭我念念不忘,足以一剑直抵。可我甘于这般——即使颠沛流离。那花径深深,不知何处去。春风依旧和细雨,浇落清明。终到了随心所欲的时候,等眼前风景赏心悦目,可我丢了你,永无还价的余地。看你淌着一脉冰血,分流天涯海角,流到沧海桑田……我明白所有回忆徒劳,还是止不住祈祷,愿清明是彼岸岁月的一段安好。我自信清宁,全心全意,在宿命洪荒的如今,不在桥下等雨,却在清明里等你。一切繁华打马而过,这一天,等你。细雨清明。湿了窗外阑珊影,蘸一笔月色,赎回有你的最后一个夜晚,我一纸典当的清单,只有一个字:你---你真能求父母保佑你健康,那也不用工作努力赚钱了,发财就靠努力烧纸吧,

清明扫墓散文【三】

  又是一年清明,芳草如茵,繁花似锦。骑行在乡间的公路上,空气中,弥漫着熟悉的油菜味道;路上,穿行着忙碌的扫墓者。

  我带了一把镰刀,尾随扫墓“大军”上山。沿途,采摘荆棘的嫩枝,撕去皮,尝一尝,有点甜。似乎找到了一点童年的感觉。至山头,大伙已经在祖坟前干得热火朝天,锄草、割藤、垒土、插墓标、烧香、点烛、燃纸钱、献祭品、放鞭炮……孩子们在旁边叽叽喳喳,凑热闹。我赶紧加入劳动的队伍,挥镰斩草。来祭扫的人太多了,我们排队依次在墓前作揖。山上,人头攒动,烟雾弥漫,鞭炮声此起彼伏。扫墓者这儿一群,那儿一伙。虽然来自不同的家族,但祭祖的心却是相同的。

  在一座新坟前,经家人提醒,才反应过来那是去年去世的一个的堂叔的。大家年年清明来扫墓,今年的扫墓人却永远地少了一位。这个堂叔的儿子早上刚从广东赶回来,他眼圈红红的,默默地在荒地上挖草皮,我们几个无声地把草皮垒在坟头。“叔,一路走好!”我在心里祈祷。在鞭炮的浓烟里,父亲将酒洒在坟前,“XX,你喜欢吃酒,我给你倒酒了。”身为风水先生的大叔在坟前念念有词,大意是要逝者庇佑后人富贵。长兄健在,弟却先去,感叹生命的脆弱,生命的无常。

  每祭扫一个墓,长者就介绍这是谁谁谁,叮嘱年经人要牢记。忆起爷爷在世时,清明扫墓也说起类似的话,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。一九九八年,奶奶去世,那年清明祭扫,爷爷看到奶奶的墓碑,痛楚、眷念的眼神,我记忆犹新。一转眼,爷爷去世就十一年了。

  祭扫完铁路南侧的祖坟后,穿过小路,来到另一个山头。过田埂、穿菜土,蹚草丛,就来到了奶奶的墓前。墓碑上奶奶的照片依旧,依然是慈祥的面庞,依然是静静地注视着前方的田野。一年未除的杂草、长藤掩盖了奶奶的坟头。我左手扯草,右手挥镰,一阵猛砍,堂弟也挥锄除草。清理得差不多了,垒土、插标。转到墓前,看到姑姑蹲在墓前,双眼噙着泪水,烧着纸钱,低声地向她的母亲倾诉着什么。姑姑每年都会在爷爷奶奶的坟前烧冥币、“金元宝”……我数次听姑姑说起奶奶托梦给她,奶奶在地下没钱用。奶奶生前辛辛苦苦养猪,卖猪的钱却归爷爷,苦怕了的爷爷把钱攥得很紧。奶奶只能靠纺纱赚些零用钱。

  虽然烧纸钱很迷信,但我还是虔诚地在爷爷的坟前烧纸钱。忆起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好奇的我跟着爷爷第一次步行十几里路去砍柴,肩回一根竹子的情形。忆起奶奶去世后,我周末回家,晚上去老屋看爷爷。爷爷从挂在楼板下的竹篮里取出香蕉给我吃。那是姑姑们买给他吃的,他舍不得吃。忆起我有一次在一家小店里打麻将,听说我输了钱,爷爷怒视我的眼神。忆起爷爷苦口婆心地劝我,早点找媳妇,不要挑三拣四。“伢仔,遇到合适的就可以,我们的条件只这样子,不要去挑人家。”那声音仿佛还在耳畔回响。忆起20xx年暑假,姐姐搬家,爷爷强塞给JZ五十元钱,“你不要嫌少!”(爷爷是典型的守财奴,已经七十多岁的爷爷早已没有了经济来源。)忆起爷爷一目失明,独自坐在门前沉思的情形。忆起20xx年国庆放假,我去田间割晚稻,路过爷爷的门前,却没有进屋看你。第二天,我去北京旅游,给你买了一个暖手袋,没想到一个星期后,我们回到宜春,就听到了你的噩耗。当天上午,我闻讯赶回老家,抚摸着尚有余温的你,我泪如雨下。

  “爷爷,清明来了,我给你扫墓来了!”我用一根棍子拨弄着纸钱,担心没有烧着。一阵风吹来,焚烧的纸灰纷纷扬扬,四处飘散……

  我回到奶奶的墓前,姑姑还在那儿烧冥币。我看到奶奶的墓碑下方有一层绿色的东西。用手一擦,竟擦不掉。仔细辨认,原来是青苔。担心时间长了,会遮去墓碑上的字,我用指甲去刮,效果不好,后来捡了一张纸,使劲地擦,绿痕才慢慢地变澹了。我注视着墓碑,墓碑上的奶奶似乎也在看着我。这张照片是一九九七年下半年,奶奶病重的时候我拍的。奶奶一九九八年二月去世,至今已有十六年了。可是以前的事,像放电影似的浮现在我的眼前。记事起,我就喜欢去奶奶家吃饭,奶奶做的菜特别好吃。九四年寒假,我去洪江年坪领工资,舍不得花钱吃东西,饿着肚子下午才回到横山,是在奶奶家连吃了几大碗饭。奶奶责备我怎么能饿肚子。忆起少年时期的我,身患重病,独自在异乡治病,奶奶不放心,带着两岁多的孙女去照顾我。我病重,在家痛得大呼小叫,邻居告诉了奶奶,奶奶哭喊着跑到我家来:“造孽呀!伢仔。”要爷爷把我背到老屋爷爷的床上。床上铺了厚厚的稻草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似乎还闻到了那澹澹的稻草香。忆起九四年,我参加工作,奶奶送给我一个铁桶,桶子外面包了一层薄膜,锃亮锃亮的。你叮嘱我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,天冷注意添加衣服。桶子非常结实,我在乡下教书的时候,那个铁桶伴随着从这所学校调到那所学校。二十年过去了,桶底已经有了铁锈,我舍不得再用了,拿回了横山。忆起邻舍盖厨房要霸占我家的地盘,我的父母束手无策,年迈体弱的奶奶躺在地盘上生死不肯。忆起九二年暑假,十二岁的堂妹中午去挑水,不幸落井溺亡。奶奶捶胸顿足、呼天抢地、痛不欲生。忆起年老体弱的奶奶,替打工的细叔细婶照顾读书的堂弟,抚养另一个堂妹。奶奶带了一辈子的孩子,自己的孩子,别人的孩子,孙子孙女,外甥女……忆起你在宜春大叔家住时,一次下大雨,我去借伞,你留我吃饭再走。忆起奶奶得了严重的肝病,肝部有一硬块,痛得连声呻吟,整宿整宿睡不着觉。忆起奶奶出殡时,我双手托着奶奶的遗像,迈着沉重的脚步,送奶奶上山的情景……

  纸钱已化为灰烬,墓前的香还在燃烧,一缕轻烟飘过墓地,飘过菜土,飘过田野,越飘越远……

  爷爷、奶奶,我想你们!

清明扫墓散文【四】

  再过几天就是清明了,移居外地和城里的人,都开始陆陆续续地回乡祭祖扫墓了,于是,往日冷清的墓园里渐渐热闹了起来,到清明那天,墓园内外已是人满为患了,就如节假日5A级景区一般。

  墓园外的停车场,道路边,甚至远远的公路边停满了一辆挨一辆的私家车,下车时大都手捧着鲜花,拎着装满祭品的袋子,一个个摩肩接踵地涌向墓地,络绎不绝。当地政府会提前安排公职人员和义工来维持秩序,有时还会派消防车执勤。再加上些卖祭品、鲜花、果品和玩具的生意人,让本就拥挤不堪的人流更显阻滞。

  墓园里的人簇拥着涌向自家先祖和亲人的墓地,然后在紧密排列的狭小墓前或拂试墓碑,或插花添土,或摆放供品,再焚香叩拜,接着边谈论和追忆逝者的生前往事,边焚烧起带来的各种纸制品,于是墓园里到处弥漫着祭品燃烧起的袅袅青烟,浓郁刺鼻的香火驱散了墓园花草泥土的芬芳,喧闹和嘈杂替代了往日的肃穆和宁静。祭祀者的脸上大都没有了悲伤,只有些新添的墓地处偶尔传来的悲恸声,告诉你这是清明的墓园。

  苏南农村的土地因为城镇化,如今也和城里一样越发的紧张。原先各家自置的墓地都划片集中到了一起。统一砌成了花坛样地一行行一列列,在侧面的瓷砖上刻上已逝者的名字和编号,宽三十厘米,高七十厘米的墓穴密密匝匝的紧紧挨着,上面种些低矮的松柏、棕青或黄杨,好多已被烟熏火燎过。既使这样的露天墓地不久也快没有了,后来的逝者已只能安置在室内所谓的安息堂了,如今已鼓励百姓树葬或海葬了。

  每年清明看到这样的景象,心中便有些怅然若失。孝文化是五千年中华文化的一大支柱,即使至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学以来,儒家思想传承也有二千年,就是在今天,国家也在大兴国学和创办孔子学院,把清明也订为法定假日,历届领导人还要回乡祭祖,海峡两岸每年还要公祭黄帝陵,可百姓就能数典忘祖么?常说一个人最惨的结局是“死无葬身之地”,所以有了穷人卖身葬父(母)的故事。清明时节才明白了为什么说“苏南是上海的后花园”,也许这是种无奈,但活人与死人争地却已是不争的事实,其实质恐怕是见利忘义,还美其明曰殡葬改革,改革是改掉化冥纸、放爆竹、做法事、大摆宴席的陋习,而不是取消墓地。什么都要向西方学,这一点就相趋甚远了,知行合一真得很难么?

  好在爷爷奶奶的墓地不在那样的墓园,还在村里早年留下的一片农田里,上面的墓穴也是各家自建的,虽然大小不一,式样各异,排列也有些零乱,但环境和心情毕竟好了许多。墓地里有几棵高大的松柏树和不知名的古树,错落有致,一条还算宽敞的乡间马路,两头留出了块空地便于停车,周边就都是农田了。清明时节,满眼是绿油油的麦田和金黄色的油菜花,清风拂来是扑鼻的乡土气息,同样是扫墓祭祖,显得惬意而舒畅,常说叶落归根,入土为安,也许就是需要一份空灵恬静的心境罢了!只是这样的地方还有多少,又能存在多久?

  小时候家境一般,爷爷奶奶生了四个女儿一个儿子,父亲是老大,另外爷爷有个驼背的二叔,也是他照顾,所以日子过得很是节俭和清苦,好在爷爷会些做土坯砖和编织芦苇制品的手艺,磕磕绊绊的也过下来了,估计那个年代,家家境况都差不多吧。从我记事时起,直到上高中那儿,差不多有十年,我是睡在爷爷奶奶房间里的,奶奶个子矮小,勤劳、善良、爱唠叨,对人从不发脾气;爷爷身材高大,聪明能干,话很少,脾气有些古怪。他们总是睡得很晚起得很早,他们的饭桌上常是一碗咸菜、一块腐乳,常年换来洗去的几身粗布衣服。可奶奶打小就疼我,为了我上学不迟到,买了个机械台钟;为了让我增加些营养,总备上一罐白花花的猪油。只要是走亲戚,奶奶总会带上我,虽然要走上半天的路,但总能吃得好些。上小学时特别喜欢小人书,有时候钱不够,就偷偷地从奶奶的花布钱包里拿,一般不会超过一毛钱,多是不敢的,有过一次拿了五毛钱,可是我好几天都没睡好觉,每天晚上都会支着耳朵听奶奶会不会和爷爷说起这事,要知道那时一年的学费不过一二块钱,而那五毛角票奶奶要起多少个早,捡多少菜,赶多少趟集市才能挣回来哟!其实奶奶何尝不知道,只是怕被我妈知道了会揍我才装作不知道的。拿钱的事直到奶奶去世都没有勇气向她承认,这也成了我心中永远的遗憾。对爷爷我一向是怕他的,但他过年时总忘不了给我扎个风筝和兔子灯的,那时也是和他最亲近的时候,最高兴的是大年三十晚上,爷爷和奶奶都会给我压岁钱,直到我大学毕业。结婚那年,爷爷和奶奶给了我六个珍藏多年的银元,也许那是他们的祝福,也是他们的期盼,更是对我们的嘱托。每次上坟想起这些,心里满是酸楚。因为我曾无数次对自己说:等我长大了,等我有钱了,等我有空了,等我……我一定会好好孝敬你们的,如今逝者已逝,等也成我了心中永久的伤痛。而唯一能让我忆起的,竟然还是小时候我们围坐在一起,爷爷奶奶听我讲电影故事时的专注和开心。都知道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可有多少人能不留遗憾地做到了,知行合一真的很难么?

  今年或许是个细雨纷飞的清明。从量子理论上说,他们那里就会是个温暖且风和日丽的清明。

清明扫墓散文【五】

  春风又绿江南岸。

  和煦的春风,转眼就叫醒了沉睡冬眠的大地。

  一夜之间,春风吹绿了江南的地,吹绿了江南的水,吹绿了江南的山,也因此而吹绿了江南的一片天空。

  承蒙老天抬爱,暂且告别了故人“清明时节雨纷纷、路上行人欲断魂”的哀怨,怀揣一颗如水清澈如天明朗的心,踏着这满地的春,清明去父母墓前祭扫。

  踏着这山,这水,这草,遥望着这天,这地,这景,今年的祭墓确实不同往年低沉。

  带着自己亲手做的艾糕,手里拎着一袋父母生前最喜爱的水果点心,加上一壶香气扑鼻、上等的绍兴黄酒,兄弟姐妹们依次来到父母的面前。将年复一年的思念平铺在祭桌上,将缕缕的思念点燃于这摇曳的烛影中,将深深的祝福和着酒倒在这新绿的泥土里。那点燃的红烛,是慈母感动的眼泪;那焚烧的冥纸,则代表了子女的一片情节。

  一声轻轻的问候,数句澹澹的祝愿。两个世界的人在此交流,倾诉。

  哦……又是新的一年,又是一年一度的清明!

  现代社会创造了高度繁荣的物质文明,但情感上那宝贵的财富,我们却总觉得并没有增长多少。尤其是每日日复一日的忙忙碌碌,平时里真的少有时间来多看看父母,至于,交谈则更少更少了。原谅我们吧,父母亲!

  请允许我们摘下满山的花枝,献给可敬的父母,为的是你们在天国不再寂寞;

  请让我们挑来五湖的甘泉,献给可敬的父母,为的是你们不再干旱;

  请允许我们采集漫天的星斗,献给你们,为的是你们不再黑暗;

  请允许我们收割遍野的稻粟,献给你们,为的是你们不再贫寒……

  请原谅我们吧,我们的父母双亲大人!面对你们的无私,我们真的非常内疚,既没有好好予以回报,更没有让你们足可鲜亮。因为我们都是凡人,都是生活里很平常很渺小的沙粒。但在我们的内心深处,却永远珍藏着对你们的那份真挚的怀念和记忆。

  这是一种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思念啊!

  不信?

  请看那袅袅燃起的青烟,它和蓝天白云一起,可以为我们作证。

  推荐阅读:

  清明踏青散文

  清明节随笔散文

  清明节伤感散文

  清明节抒情散文

  关于清明节的散文

  想了解更多精美散文网的资讯,请访问: 精美散文

本文来源:https://zw.liuxue86.com/z/3653643.html
延伸阅读
樱花情感散文
樱花之美,美在生命顽强。美在形态别样,美在层线分明柔和却又不失空灵的雅趣。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《樱花情感散文》,欢迎阅读,仅供参考,如果想了解更多的相关信息,请继续关注我们出国留学
2018-02-28
写樱花的优美散文
白色的樱花纯洁高尚,红色的樱花热烈奔放,绿色的樱花清晰澹雅。花开的美丽与快乐,花落的烂漫与潇洒都蕴藏着樱花的人生智慧。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《写樱花的优美散文》,欢迎阅读,仅供参考,
2018-02-28
樱花伤感散文
樱花,如雪,却比雪还要美,樱花,似云,却比云还要纯洁。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《樱花伤感散文》,欢迎阅读,仅供参考,如果想了解更多的相关信息,请继续关注我们出国留学网。樱花伤感散文【一
2018-02-28
那些在春水中漂流的樱花,随着流逝渐渐被污淖陷渠沟。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《樱花散文诗》,欢迎阅读,仅供参考,如果想了解更多的相关信息,请继续关注我们出国留学网。樱花散文诗【一】:雨中
2018-02-27
樱花散文精选
樱花飘落,破碎了的粉红,泛者蓝色的星光。肆虐的风,疯狂的吹打枝头的倔强,等待它的是黑暗的魔爪还是洁白的翅膀?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《樱花散文精选》,欢迎阅读,仅供参考,如果想了解更多
2018-02-26